●淫肛虐史(上)




鄉村篇 

序幕 

2003年某天傍晚時分。 

媽媽在單位埵洵B好東西,準備早點下班。 

因為今天是週末,是我們一家人歡聚的日子,她想早點趕回去做一頓豐盛晚餐。 

媽媽是一家事業單位的財務主管,她平時工作認真負責,有著卓越的管理才能,深得領導賞識。 

媽媽是那種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賢妻良母,雖然歲月已經在她腮邊刻上了幾條不易發覺的魚尾紋,但她的風韻卻讓人過目難忘。 

天色有些陰沈,街上行人稀少,可能是週末的原因吧,人人歸心似箭。 

媽媽騎著自行車往家婸做菕A突然她發現有點不對勁,後面好象有輛麵包車一直在跟著她,開始她並沒有在意,轉過了幾個街道的彎角,那輛車還是不遠不近的跟著她。 

媽媽心埵麻I忐忑不安,不禁想起前幾天新聞堻蠷汒婸〞漕ぁ鞳A就是最近城埵酗ㄓ眥女失蹤事件,據說都是被一個人販子集團綁架到外地去賣了,想著想著媽媽不禁打了個寒顫。 

但媽媽不斷安慰自己:我都是一個40老幾的女人了,誰還會來綁架我啊。 

想到這***心頭似乎寬鬆了一些,但是感到身後的車子還是象幽靈一樣跟著,她越來越感受到不安,不覺加快了車速。 

在經過一片少人的林子的時候,那車子突然加速超越了媽媽,插到***自行車前面停了下來。 

車門一開,沖出兩個蒙面大漢,一把亮晃晃的尖刀架在了媽媽白皙的脖子上。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媽媽驚魂未定。 

只聽見一把聲音低沉地說道:“老實點,不許叫,跟我們上車。” 

“放……放開、我……救命啊!”媽媽顫聲叫著。 

“媽的……找死……”一個男人一下捂住***嘴。 

媽媽嚇得手足無措,竟然不知反抗,被他們強押上了汽車,麵包車堸ㄓF司機,還有另外兩個蒙面大漢,其中一個冷冷地對媽媽說:“你都活了三、四十歲了,應該識相了吧,不瞞你說,我們就是專門送女人去外地享福的,今天你碰上我們是你的運氣,你要麼乖乖聽我們的話,要麼我們兄弟把你輪奸了再丟到河堨h喂魚。” 

媽媽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們綁我幹嘛啊,我都40多歲了,家埵酗V夫兒子,你們放了我吧。” 

那蒙面大漢哼了一聲:“還專門有人就要買你這樣的中年婦女,看你的樣子你老公很久沒幹你了吧,你放心,我們帶你去的地方會有很多男人想幹你的。” 

這話說到了***痛處,媽媽竟然沒法回答,確實,現在媽媽對性生活已經沒有了概念,儘管她經常穿著性感的絲襪高跟鞋,還有緊身褲,但是爸爸對她已經沒有了太多興趣。 

每次媽媽洗澡時看到自己日益下垂的乳房總不禁黯然神傷。 

不過還好,媽媽對自己的屁股一直還算有信心,豐滿但不顯臃腫,翹翹的,實實的,把套裙撐得緊實,兩個屁股蛋圓混混富有彈性。 

這時歹徒拿出一快破布對媽媽說:“把嘴張開。” 

媽媽還沒完全回過神來,那歹徒捏開***嘴,把那布塊已經塞進了進去,然後歹徒還用膠布封住***嘴巴,這下媽媽完全被剝奪了言語的自由,接下來媽媽雙手也被一副手銬銬在背後,眼睛被黑布蒙上了。 

車子在路上顛簸著,突遭此劫的媽媽思緒茫亂,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運會是 
怎樣。 

而此時,我們正在家媯J急地等著媽媽回家。爸爸打電話到她單位一問,單位堛漱H說媽媽已經早就回去了。我們就以為媽媽可能到哪個親戚家去了,便一個一個親戚家地打電話,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說媽媽沒來過,我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了,直到晚上11點媽媽還沒有回家,我們報了警。 

這個時候,在城市的郊外的一個廢舊工廠堙A反剪著雙手,嘴巴被堵的媽媽被押下汽車,蒙著眼睛黑布被取了下來。 

一個頭目模樣的人走過來,打量著體態豐美的媽媽說:“嗯……不錯,又抓了一個熟貨,看來我們今晚就能出貨了。” 

媽媽吱吱唔唔地悶哼著,扭動著身體,但她的反抗顯得那麼無力。 

那些歹徒把她押進倉庫,和其他被綁架來的婦女關在了一起。 

半夜的時候,媽媽和其他被綁架婦女被押出倉庫,趕上一輛集裝箱車,媽媽和所有的婦女都一樣,雙手被反銬在背後,嘴堻ㄥ赮﹞F東西。 

車子在夜色的掩護下行進了大概30多分鐘來到一個碼頭,一輛偽裝成普通駁船的小船已經停在簡易碼頭上等候著了。 

被劫的婦女們被一個個推下汽車,不一會媽媽也被推下來了,看到眼前的一切,媽媽知道形勢不妙,看來那些拐買婦女的事真的要發生在自己身上了,想到以前從報刊上看到那些被拐婦女的悲慘,媽媽本能地掙扎起來,因為一上了那艘船,就意味著失去人身自由了。 

那些人見媽媽反抗,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喝道:“老實點!否則有你好受的……” 

碼頭周圍有數十個大漢在警戒著,要逃跑簡直是不可能的,媽媽見地上堆了一大堆女人的衣服,一個大漢冷冷地說道:“把衣服脫光,快點。” 

媽媽站在那埵麻I不知所措,那大漢冷笑了一聲接著說道:“不用擔心,我們對你沒有什麼興趣,不過你去的地方那堛漱H都喜歡你這樣的肥臀老女人。快脫,這只是為了防止你們女人逃跑採取的措施。” 

如果自己不脫的話讓他們來動手可能還要受更大的侮辱,但媽媽怎麼也不能說服自己當眾脫衣,男人見狀走上來三下五除二把媽媽身上的東西剝了下來。 

“不要……快停手……你們這幫流氓,你們跑不了的。”媽媽在心堨s著,在這個時候仍沒有放棄最後的希望,激烈地掙扎著。 

絲襪,緊身褲、內褲、上衣、奶罩扔了一地。 

很快媽媽就一絲不掛地站在那堣F,兩個大漢用麻繩將她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 

這時那頭目不知從哪拿出兩個雞蛋形狀的小球,後面還連著遙控器,一個塑料的一個金屬的。 

媽媽只聽他說了句:“把這個塞進她堶情C” 

媽媽在驚惶中有中不詳的預感,果然,另兩個大漢接過那兩個雞蛋狀小球就一直看著***下體,這時另外兩個大漢抓住媽媽被捆在背後的雙手,把媽媽按在地上,還有兩個大漢按住媽媽大腿,使她雙腿無法併攏,接著一個戴著塑膠手套的人把一種什麼液體塗在***屁眼上,然後媽媽就感覺到一個東西頂在自己的陰道口,那人稍稍用力,那雞蛋狀小球就塞進了媽媽陰道的深處。 

很快,一股金屬帶來的涼意沖到了***肛門,媽媽拼命緊縮著括約肌,但是在剛才塗在媽媽肛門周圍那液體的作用下那金屬球很輕易地就突破了媽媽肛門的防線,被那人的手指也頂到了媽媽直腸的深處。 

***眼睛瞪得圓圓的,這個時候只有瞳孔能表達她的心情。 

兩根線拖著控制器還掛在***屁股下麵,那頭目拍拍***肥臀說道:“別緊張,這是跳蛋,不會傷害你的身體的,這只是為了能在旅途中讓你們保持興奮。” 

說完就打開兩個控制器上的開關,塞在媽媽兩個洞堛爾麚J開始了瘋狂的震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愉悅感覺從***下體襲上腦門。 

“啊……怎麼可以……”媽媽窘得滿面通紅,顯然那些東西給了她本能的快感,身體是最忠實,四十如虎的媽媽當然不例外。 

竟然有這樣的東西,作風一向保守的媽媽顯然沒見過這些羞人的淫具。 

但是矜持的媽媽又不敢把心堛漣硊P顯露出來,只好閉上眼睛,咬住嘴唇,那些見多了的人販子們自然知道媽媽這是怎麼回事,兩個大漢把媽媽從地上拉起來,拍拍她的屁股說:“快走騷貨,到船上去慢慢享受吧。” 

說罷就把媽媽往船上推,媽媽下體的兩個跳蛋還在強烈地震動,媽媽走路時 
不得不夾緊大腿,扭扭怩怩的,彎著腰來減輕跳蛋對自己的刺激。 

媽媽被關進底倉,而且人販子把***大腿和雙腳也都捆上了麻繩。這堛滌女都和媽媽一樣,手腳都綁著麻繩,有的還被布團堵著嘴,而且從她們下身的兩個洞堻ㄘ黖菬潃蚖跼掛飽A塞在媽媽她們下體的跳蛋在底倉媯o出格外刺耳的嗡嗡聲。 

第二天早晨,員警在媽媽下班路上發現了被丟棄在路邊的自行車,而且媽媽的提包也還在車籃堙A當時有人看到媽媽被兩個大漢推上了一輛白色麵包車。我們意識到媽媽很可能被人綁架了,但是我們還是不死心,希望這不是真的,於是我們到處發尋人啟示,但是好幾天過去了,媽媽還是一點音信也沒有。 

此時在人販子的船上,媽媽體內的跳蛋還在瘋狂地刺激著***官能,在帶給媽媽恥辱感的同時也給媽媽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在***小穴堶情A早就滲出了淫水。而媽媽屁眼堛漕滬茠鷵搛麚J更是給她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 

雖然跳蛋的震動隨著電能的損耗在漸漸地減弱,但是媽媽在跳蛋給她帶來的一陣陣高潮中已經徹底被征服了。 

媽媽在黑暗的船艙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每天都有人送飯下來,把食盆放在媽媽她們的頭邊,但是不解開她們的手腳,讓她們只能象狗一般用嘴巴進食。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船終於到了終點,媽媽等人被押下船,又趕上了一輛老式卡車。車子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了2個多小時,一個小有規模的村莊出現在眾人面前。 

媽媽等婦女被押到村子的一個廣場,廣場周圍早就圍滿了好色的村民,廣場中央豎著十幾個半腰高的木質托架,托架上放著麻繩和皮帶,一看就知道是用來捆人的。 

人販子給媽媽等人每人都發了一個兩邊連著皮帶的橡膠球,媽媽她們被要求把球塞進嘴堙A把皮帶鎖在自己腦後。 

媽媽等人都照做了,喀嚓一聲,圓球就緊緊地塞住了***嘴巴,媽媽這才發現自己現在連吞咽口水都成了不可能。 

接著媽媽被帶到其中一個托架前,兩個大漢上來把媽媽雙手反擰到背後,用托架上的麻繩把媽媽牢牢地反綁起來,然後把她按在托架上,使她的屁股對著下面的觀眾,用皮帶把***腰部固定在托架上,最後把***兩隻腳分別固定在托架的兩隻腳上,使她雙腿無法併攏。 

所有的女人都象媽媽一樣被綁在托架上,屁股在托架的作用下高聳著,等著村民來挑選。 

圍觀的村民一一來到場子中間,用他們的眼睛和雙手親自挑選著自己喜歡的女奴,好幾雙手在***屁股上又摸又捏的,甚至探向媽媽股間的菊花蕾。媽媽的屁眼在外來刺激下本能的抽搐著,看得那些好色的村民眼睛都直了。 

就象奴隸市場上的賣品,成熟美貌的***頭低垂著,口水不斷地從塞在嘴堛熄窶y兩邊流出,滴到地上,在太陽光線下形成了一條銀白色的絲線。 

象媽媽這種高貴的知識女性在這娷痕蓬N是珍品,不到十分鐘,她就被成交了…… 


一、蒙冤受辱 

2003一個夏天的夜晚,一個又髒又醜的孤寡老人在支了八千元後,牽著媽媽回到了他的家。 

這可能不能算是一個家,到處又髒又亂,蒼蠅亂飛,就在這個晚上媽媽被大字形綁在一張爛木床上,床上的被褥又黑又髒,又粘又膩,還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臭氣。 

屋堨u一盞煤油燈,昏黃的燈光下,媽媽美白的身體是那麼淒豔動人。 

老人吃過飯後洗也不洗就爬到媽媽身上,一雙枯皺的手大把大把地搓揉媽媽那對豐碩的大奶,還用牙齒發狠地咬***乳頭。 

老人象十年沒嘗過肉味似的,不知廉恥地玩弄著媽媽身體的每個部位,幾乎每寸肌膚都被他骯髒的嘴吻過。 

那一夜是媽媽人生最黑暗的一夜…… 

人販子走時還把調教女奴的現代工具送給了買主,有各種型號的肛門塞,灌腸器、玻璃棒…… 

媽媽在那戶人家堿O地位低下的女奴,開始時白天被鎖在屋堙A日夜供老人姦淫。 

媽媽曾多次想過要逃跑,有幾次都逃出到村邊了,但由於不認識路,被村堛漱H追出來捉了回去。 

那個買她的老人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狠狠地教訓了她一頓,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 

老人對媽媽加強了控制,下地勞動時給媽媽戴上了腳鐐,不再讓她走出屋子範圍,從此媽媽放棄了逃跑的念頭。 

那老人心理有點變態,動不動就打人,媽媽要是不聽話,他一點都不憐惜,每次都打得媽哭叫求饒。 

日複一複,光陰似箭,很快兩個月過去了,媽媽也漸漸變成了一頭逆來順受的女奴,對男人的玩弄聽之任之,這個老人對她豐滿的身體樂此不彼,精力也出奇的旺盛,經常把媽媽折磨到三更半夜。 

一日,光著屁股的媽媽正在拖地,老傢伙坐在屋子堛漯O凳上啃著雞腿,台上是一碗米酒,看到媽媽渾圓肥熟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樣子,他的欲火就燃了起來。 

“過來!”老傢伙大力呷了一口酒。 

媽媽正在專心地掃地,聽到男人的喝聲嚇了一跳,但不得不怯生生地走到老人面前,低著頭站在那堙C 

老人看到媽媽胸前那對飽滿的乳峰巍顛顛地聳著,突然一抬手把那碗米酒潑在媽媽心口。 

“啊……”媽媽冷不防這一下,胸前一陣冰涼,薄薄的上衣被淋濕了,堶惆S有乳罩,一對肉峰馬上現了出來,兩個尖頂處的乳蒂黑黑的,讓人血脈賁張。 

老人抬起髒手在豐滿的乳房重重地捏了一把,然後捏開***嘴一下吻了上 
去。 

“唔……不要……”一陣刺鼻的惡臭熏得媽媽透不過氣來,正要往後閃開,老人一隻手伸到***屁股上大力地抓捏起來。 

媽媽想要閉上嘴,但老人用手指狠狠地挖弄起***屁眼,媽媽痛得叫了起來。就著媽媽張嘴的同時,噁心的老人把他嘴堛滬鼓垮懦i***口腔堙C 

“唔……”媽媽一陣反胃。 

“吃下去!”老人用力打了一下***肥臀。 

媽媽眼中含著淚水,艱難地咽下男人嚼過的東西。 

“屁股翹起來……”男人說著把他啃過的雞腿插入***肛門堙C 

老人取出一條繩把媽媽綁在台腳邊,就象對他養的母狗。 

正在老人玩得興起的時候外面傳來人聲。 

“老陳啊……在家麼?” 

原來是老人家的一個常客,他帶了一個黑包,笑吟吟地走了進來,說是帶來新鮮的灌腸工具要用在媽媽身上。 

老人立刻把媽媽叫過去:“賤貨,快把你的屁眼和貴人打個招呼,他給你帶好東西來了。”媽媽看到主人的朋友從包堮野X銀光閃閃的肛門擴張器和一大瓶乳白色的液體,知道他們又要玩弄自己屁眼了,跪在地上哀求道:“求求你們,不要灌腸,我什麼都答應你們。 

“啪”的一聲,主人一皮鞭狠狠地抽在媽媽屁股上:“賤貨,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快把你的屁股洞露給客人看。”說完又舉起鞭子,裝做要打下來的樣子。 

媽媽只好乖乖地走到那個客人面前,用手把自己的屁股掰開,露出了那正在緊張抽縮的菊花蕾。 

客人色咪咪地對著***屁股洞盯了足有3分鐘,興奮地對***主人說:“你是怎麼把這個賤貨的屁股洞調教得如此完美的?” 

***主人答道:“雖然我只花8000塊就買來了這婊子,我可沒少在這賤貨屁股上下功夫。” 

客人拿起那瓶乳白色的液體晃了晃說:“你想讓這完美的屁股永遠成為你的私有物嗎,你希望這賤貨下次搖著屁股求你給她灌腸嗎?那就把這堶悸熔G體都灌進這個賤貨的屁股塈a。” 

主人接過那瓶據說是為媽媽屁股特製的灌腸液,會意地笑了起來。 

半小時後,媽媽被綁在主人專門為她特製的灌腸臺上,雙腿被分開高高地吊起,一個銀白色的肛門擴張器插在媽媽屁股堙A並把她的屁眼撐得大大的,在她屁股上方掛著那瓶特殊的灌腸液,正通過細細的塑膠管子一滴一滴地進入***直腸。 

媽媽不斷的呻吟聲在空空的灌腸室埵^蕩著,而她的主人和客人正在旁邊的桌子上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著媽媽被灌腸的“美景”。 

媽媽在慢性灌腸法的痛苦中昏迷了過去,等媽媽醒來時,發現自己赤身裸體地躺在主人身邊,身上的所有捆綁物都被除掉了,而主人則倒在一片血泊中,致死的那把尖刀正握在媽媽手中。 

正當媽媽不知所措的時候,門口沖進來一群人,不問青紅皂白就把光著屁股的媽媽來了個五花大綁,媽媽見他們顯然是誤會自己殺了主人,連忙辯解道:“不是我幹的。” 

帶頭的大漢說:“證據如山,還敢狡辯,來人,堵上她的嘴,把她押到村長那堨h。” 

媽媽一聽到要押到外面去,想到自己還是光著屁股的,連忙說:“求求你先讓我穿好褲子。” 

為首大漢看到媽媽豐滿的屁股,恍然大悟的樣子對著一旁手堮陬蛦藏楫漱j 
漢說:“給這個賤貨穿條內褲,要緊一點的。還有把這兩個東西放到她下面的洞 
堙C”他把兩個跳蛋交給那大漢…… 

那人還給媽媽穿上透明的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媽媽兩條豐腴雪白的大腿十分誘人。 

在粗糙的石子路上,媽媽拖著一雙沉重的腳步被押往村長家,兩根麻繩緊緊地勒在媽媽股間,兩個繩節正好壓在***肛門和陰戶處,使塞在她那兩個洞堛爾麚J不至於滑出來,媽媽每跨出一步,股間的麻繩和肉洞堛爾麚J就會強烈的地刺激著***下體。 

道路兩旁擠滿了來圍觀的村民,他們中間有的是好事的村婦,但更多的是村子堣@些好色之徒,聽說某家女奴殺死了主人,正在被光著~押往村長家。趕緊過來看看這個女人的身體。 

經過了那一段石子路的煎熬,媽媽終於被押到了村長家中,媽媽吃驚地發現村長竟然就是來主人家做客的客人。 

“你……原來是你……”媽媽好象突然明白了什麼。 

“唔……”媽媽掙扎不已,她意識到自己被捲入了一起謀殺案,而證據對她 
十分不利。 

村長走進關押著***柴房,一絲不掛的媽媽被反綁雙手吊在梁木上,腰間捆了根麻繩,麻繩那頭也吊在梁上,使媽媽不得不撅著屁股。***雙腿之間又捆了一根木棒,使媽媽無法併攏雙腿。 

村長的淫手摸向***香臀,探向她的肛門,此時媽媽股間的麻繩已經被解去,跳蛋也被拿了出來。塞在媽媽嘴堛滲}布也被拉了出來,換成了個日式的塞嘴圓球堵著***嘴巴,***口水從球中的小孔不停地流出來。 

村長自言自語道:“早就聽說老王家的女奴屁眼是全村一絕,今天終於能仔細觀察一下,真美啊。”媽媽被捆成這種姿勢,只能靠扭動腰肢來躲避村長那雙噁心的大手,但為此搖晃的臀部卻更顯性感。 

村長一邊解開媽媽嘴堛熔y塞,一邊說:“如果你答應做我的女奴,我明天就保證你沒事,你現在殺了人,證據確鑿,就算回到城塈A也是死路一條。” 

媽媽氣憤地罵道:“休想!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禽獸,是你害死了人故意栽在我身上,我會揭穿你的!” 

村長冷笑:“是嗎?現在全村的人都可以做證你是兇手,沒有人會相信你說的話。” 

“我就不信沒有公理,法律是公正的,你這個殺人嫁禍的卑鄙小人一定會受到制裁,上天不會放過你這種人”媽媽激動地說。 

“公理?哈哈……在這條村我說的話就是公理!落在我手上怨你不好命,不聽我的話,我讓你生不如死。”村長臉色一變,惡毒地說。 

村長嘴上叼著一個煙斗,只見他一邊解褲一邊踱到媽媽後面。 

媽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驚恐地扭頭往後看。 

村長在媽媽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不識好歹的賤貨,明天就判你勾引男人、謀殺主人的罪!讓你和家堛漱蔽祟吤獢A現在先讓你熱身。” 

村長說完把繩子放下一點,媽媽便跪在了地上。 

村長掏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陽具頂入***粉穴中。 

“不……”媽媽悲憤地叫道。 

村長不加理會,雙手按住***肥臀恣意抽插,一邊插還一邊拍打***屁股。 

“啪……啪……” 

清脆的肉聲此起彼伏,伴隨著***呻吟。 

村長一邊吸著水煙一邊饒有興致地慢抽淺送,同時把手指插入***屁眼挖弄。 

“不要……快停手……你這個無恥的老狗!你不得好死……”一向斯文的媽媽再也忍不住大罵。 

“好!有骨氣,我就喜歡這樣的女人,今晚我就讓你看看誰才是狗!” 

村長說完慢慢地抬起腿跨過***身體,同時小心地轉了過來,保證陽具不從媽媽體內滑出,最後變成和媽媽屁股相對的姿勢。 

啊!這才是真正的狗交……這個無恥的令人噁心的男人! 

村長彎著腰上下起伏的提插,從自己的胯下看過去,正好看到媽媽屈辱羞紅的臉。 

陽具改變了插入方向,插得媽媽連連哀叫。 

“怎麼樣?王淑女!這個姿勢象不象母狗……”村長邊插邊下流地問。 

媽媽自尊失盡,羞得抬起臉不讓男人從另一邊看到。 

村長象一條老公狗般無恥地聳動著,很快便在媽媽體內發射了。 

村長發洩獸欲後滿意地穿回褲子,一邊系褲帶一邊看著他的精液從媽媽粉穴中倒流出來。 

“嘿嘿……明天的公審大會,我讓你後悔自己生為女人……” 


二、公審大會 


第二天在古樹下面的公開審判場早早地就圍滿了好事的村民,而在村長家中院子堣@輛囚車正在等著媽媽,在關押***柴房堙A幾個大漢拿著麻繩刑具來提媽媽,媽媽被從吊了一夜的梁上解下來,手腳都發麻了。 

為首的大漢媽出一個黑乎乎的象三角褲一樣的東西說:“穿上它們,我們送你去受審。” 

媽媽見終於不用再赤身裸體見人了,趕緊先穿上上衣,當她拿起那條皮質短褲時犯愁了,原來那是個皮質的貞操帶,屁股後面的部分就是一根細細的皮帶,根本遮不住***大屁股,前面也只有一個三角形的部分用來遮住***陰部,更讓媽媽為難的還不是這個,在那條皮質貞操帶內側前後各一個橡膠棒,前面的粗一點。 

這就意味著媽媽要穿上這條“褲子”的話就要把那兩個橡膠棒插進自己的身體。 

為首大漢不耐煩地說道:“快點穿上。” 

媽媽極不情願,但與其讓那些粗野的村漢幫穿,不如自己動手,以免受辱。 

她只好委屈地先把貞操褲套上大腿,再把那兩個橡膠棒分別對準自己的陰戶和肛門,還好橡膠棒上塗了潤滑劑之類的粘稠液體,媽媽沒怎麼費勁就把兩根棒子都插進自己的下體。 

然後媽媽把貞操褲兩個鎖頭扣上,喀嚓兩聲,貞操褲就牢牢地鎖住了***下身。為首大漢手一揮,兩個大漢上來把媽媽五花大綁地反綁起來,並在媽媽背後插上一個木牌,上書:“淫娃蕩婦王淑芬”。媽媽被綁在囚車上的木柱上,囚車在驢子的拉動下往古樹下的審判場駛去。 

載著***木囚車“哢吱哢吱”地顛簸著,道路兩旁圍的人多了起來,經過一夜,媽媽“殺死”主人的事情已經在村媔И}了。兩旁的村民指著被捆在囚車媽媽在那議論道:“這個淫婦,老是想逃跑,被主人發現後捉回去整治了幾次,一定是對她男人懷恨在心,就下了殺手。” 

“什麼啊,聽說這騷貨被主人發現和男人在柴房在偷情就和那姦夫合夥殺了主人,後來姦夫逃掉了,不過這個淫婦被抓了起來。” 

“我還聽說這女人曾經和馬幹過呢,有人看見她拿著馬的陽具想往自己下面的洞媔諈滿C” 

…… 

一路上媽媽聽到的都是這些流言蜚語,囚車到了古樹下面。兩個大漢把媽媽解下囚車,把她押往審判臺上,要經過數十層臺階,因為媽媽下身兩個洞堛漕潃蚞騣朽峞A媽媽每邁出一步都要忍受下身被橡膠陽具帶來的欲望的刺激。 

媽媽被押上臺後站在臺子正中,象一名罪大惡極的犯人面對台下民眾的無情唾薄A有的人還往臺上的媽媽扔東西。 

“大家肅靜,”這時一本正經的村長發話了。 

村民們漸漸平靜了下來,這時聽到由遠而近傳來悲涼的樂器吹奏聲,陳家的出殯隊伍正向審判大會開來。 

***主人陳樹生老人沒有子嗣,給他殮葬的是他的堂族遠親,出殯的人個個披麻戴孝,前面是一些小孩抬著花圈,他最親的一個堂孫捧著他的遺像走在最前頭,後面的人撐著竹竿,竹竿上飄著白色麻布做的靈幡,黃白色的冥錢被撒得漫天飛舞,十多名九索佬抬著一副紅色的棺材走在隊伍中央,後面是一些老人的親戚和朋友。 

出殯隊伍很快來到審判台前,眾人放下裝著陳樹生的棺木。 

公審臺上設了一個簡陋的審理席,一字過坐著村堛滿尬w高望重”的長輩和族長之類的人物。 

媽媽被反綁著雙臂跪在審理席前,胸前掛著一塊木板,寫著她的名字。 

“現在公審宣判大會正式開始!”村長宣佈。 

“台下所跪何人?快快報出姓名……”主審的是村堻怞釵W望的第一大姓陳氏宗族長輩,主理村中大小糾紛的陳四淮老爹。 

媽媽一下沒反應過來,迷惘地朝台下看了一眼。 

“啪!”陳四用力一拍驚堂木,細眼中精光暴閃。 

“大膽犯婦!竟敢聽而不聞,來人給我掌嘴!” 

“不……不要……我回答……”媽媽這時才嚇得回過神來。 

“我叫……王淑芬……”媽媽為了免受苦刑不得不回答。 

“嗯……再敢不回答問話就讓你嘗嘗我陳家村世代相傳的淫婦刑!”陳老爹瘦削的面上全是皺巴巴的紋,也不知他活了多少歲了。 

媽媽嚇得渾身發抖,想到竟落在這些無法無天的村民手中,只有哀歎命運悲慘。 

這個山村是山高皇帝遠,根本就是一個野蠻落後的地方,平時村堣H只知道村中世代傳承下來的祖宗法典,從不知什麼法律不法律的。 

山村封建愚昧,思想守舊,最忌諱男女間的事,通姦這種罪是最無恥的,女人男人都要被浸豬籠。 

而媽媽還加上了一條殺夫的罪,簡直就是罪犯滔天死不足惜了。 

陳老爹又一打驚堂木曆聲喝問:“犯婦王淑芬,把你私通殺夫的經過從實招來,如有半句不實,定讓你生不如死,知道嗎?” 

媽媽嚇得汗流如注,她知道這個時候不認罪就等於受罪,那些惡毒的刑罰不是人想出來的,最後的結果還是屈打成招,而台下又民憤激仰,在這種情形下最理智的就是認了下來,免受皮肉之苦,以後再從長計議。 

“是……是的……我……認罪。”媽媽被迫吞吞吐吐地招認,對強加給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 

…… 

“嗯,這張罪狀你看一下,如果沒有什麼出入就在上面畫押。”最後陳老爹從審判席上扔下一張寫滿字的狀紙。 

媽媽看了一眼後含淚在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好了,本來按村規你要用來給老陳墊屍底的,但看在你認罪態度很好,本席就網開一面判你不死,由於老陳生前受到全村民眾的資助,我代他做件積德的事,好讓他在黃泉路上走好,投個好胎,判王淑芬歸全體村民所有,是村中的公有財產,她要用餘下的生命替亡夫謝罪,以減少自己的罪孽。” 

看來能做上村中執法者的陳四老爹還是個知識份子! 

“秦鏡村村中所有人均有享用權,而最終歸屬權為陳姓族譜上的人,包括昨天陳火全家昨天剛生下的男娃。”陳老爹接著說。 

台下村民高呼萬歲,送葬的樂隊一改剛才死老豆般的喪氣,吹奏起歡天喜地的調子,有如過大節一般喜氣洋洋。 

“好了……為了再送老陳一程,讓他好好上路,我們就用這賤婦的屁股為老陳餞行!”村長這時再次發話了。 

媽媽嚇得縮成一堆,連跪著的力氣都沒有了。 

“把犯婦押下臺去!”村長一聲令下,三個大漢把媽媽押了下去。 

“打開棺材!”村長命令。 

幾個五索佬得令便打開棺蓋,死鬼陳樹生躺在堶情C 

媽媽秀眉緊皺,不知這些人要做什麼,但她預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把王淑芬抬起來,屁股放入棺材堙A讓老陳最後一次嘗嘗犯婦人淫賤的肥肛。”陳四老爹說道。 

媽媽眼前一黑差點昏倒在臺上。 

幾個大漢便把媽媽手手腳腳綁在一起,用一條木穿了過去,然後把條木一抬起來,媽媽便被抬到棺材上方,眾人慢慢地把***屁股放下去,一直到***屁股碰到死人陳樹生的嘴臉為止。 

“不……不要……”媽媽嚇得一身雞皮全浮了起來,掙扎著大叫大嚷,這完全超越了她的想像力,這些人簡直不是人! 

“嗯……好了……老陳生前是最喜歡給這犯婦灌腸的,我們就讓他最後看一次吧……”村長無限感慨地說。 

“不行……不要在這堙C”媽媽象虛脫了一般無力地搖頭。 

村長突然問:“王淑芬,你什麼時候成為老陳的女奴的?” 

媽媽被抬出來後癱在地上,眼都抬不起了,理也不理他,村長一惱,從一旁打起一瓣淋菜的大糞作勢潑下去。 

“不……不要……”媽媽嚇得大驚失色。 

“你說不說!”村長再次逼問。 

“我……我說……”媽媽終於妥協了。 

“是……兩個多月前……”媽媽囁囁地說。 

村長:“老陳最喜歡你什麼部位?” 

媽媽看了看場下的人群,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村長:“快老實交代!” 

媽媽低下頭紅著臉小聲說了一句:“屁股。” 

村長:“屁股上哪個地方?” 

***臉已經漲得通紅,半天才從牙齒媕膝X兩個字:“屁眼,” 

村長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其他男人有沒有玩弄過你的屁眼?” 

媽媽一楞,腦子埵^想以前被主人和他的朋友一起玩弄屁眼時的屈辱場景,滿面漲紅地點了點頭。 

村長:“那就是有其他男人玩過你了,他是怎麼玩你的?” 

媽媽羞得無地自容,臉上的紅暈燒向雪白的頸項,心跳開始加快,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從插著橡膠棒的媽媽下身的兩個洞媔ヮ茪@陣陣瘙癢。***手開始情不自禁地摸向自己的下體。 

村長:“快說,他是怎麼玩你的?” 

媽媽嬌喘吁吁地回道:“玩屁眼。” 

場下的村民也發現媽媽反常的神情,這時不知誰在下面叫了一句:“大家看那個蕩婦又開始發春了。”此時媽媽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村長安排的,他派人將媽媽戴的貞操帶的棒上塗上了慢性春藥,現在那淫藥已經開始在***下體媯o生作用了。 

村長繼續不依不饒追問媽媽:“他是怎麼玩你的屁眼的?” 

媽媽渾身開始冒汗戰戰驚驚地說:“灌……腸……” 

“騷貨,說得一點都不丟人!還有呢?”村長繼續問道。 

***手不停在自己下體的貞操帶上摩擦著,顫抖著說道:“求求你饒了我吧。” 

村長絲毫不理會***請求:“你是不是很喜歡被灌腸?” 

媽媽也不知道為什麼,儘管她的腦子塈i訴自己不能說是,可從她嘴媮椄O蹦出來個“是”字。 

說完媽媽羞得真想一死了之,這樣的事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無恥了。 

一向端莊的都市女人竟對著這些下等村民說這樣的話。 

村長叫手下拿上來一個電動陽具,一盆肥皂水和一個灌腸用的單向橡膠管。 

另一個大漢拿上來一條長凳,兩個大漢把媽媽按在長凳上,用麻繩把媽媽手腳分別捆在四個凳腿上,在媽媽腹部下墊一個枕頭,使她的屁股不得不抬起來,正好把屁眼毫無遮掩地對著場下的群眾,村長拿著一條繩子和那個電動陽具來到媽媽身後,把電動陽具徑直插進媽媽那濕漉漉的小穴,再用麻繩把陽具固定在媽媽身體堙A使它不會滑出。 

只見村長打開震盪開關,那根陽具立刻在***陰道媞いg地震動起來,然後一大漢把放著灌腸球的水盆端到凳子下面,把黑色的管嘴深深地插進***直腸。 

媽媽知道又免不了被灌腸羞辱了,但是她也只能閉上眼睛等待著淩辱。這時村長又發表高論了:“現在我們讓老黃十歲的兒子來親手給這個女奴灌腸。” 

說完一個稚氣未脫的男孩被領了上來,媽媽心頭一震,這些畜生不會讓這個小孩子給自己灌腸吧,太丟人了。村長對那個男孩說道:“你知道這個被綁在凳子上的女人是誰嗎?” 

小孩搖搖頭,村長:“她就是勾引其他男人殺死你表伯父的淫婦。”只見那小孩的眼睛堨艅頩龠媽噴射出了憤怒的目光。村長接著添油加醋地說道:“去用力捏那個盆子堛瑣騣曳y,那個蕩婦就會受到痛苦的懲罰了,去吧。” 

小孩走到媽媽身後,拿起那個連在媽媽屁股堛瘧曏z球,媽媽知道,那孩子每捏一下就會有大約100cc的液體進入自己屁股,連忙慌張地叫道:“不要聽他們的,孩子,我不是壞人啊。” 

村長:“還敢妖言惑眾,來人,堵住淫婦的嘴。” 

於是,一塊破布把***嘴巴堵得嚴嚴實實,媽媽只能發出輕微的嗚嗚聲。 

這時村長走到小孩身邊,教他用力捏那個圓球,同時叫手下按住被捆在長凳上的媽媽。場下的人都屏住呼吸,突然撲哧一聲從***屁股處發了出來,隨後就是肥皂水被吸入灌腸球的咕嚕咕嚕的水泡聲。 

很快又傳出了第二聲、第三聲,被綁在長凳上***表情越來越痛苦,掙扎也越來越劇烈,如果不是被兩個大漢按住,媽媽劇烈扭動的身軀隨時可能掀翻長凳,由於插入媽媽屁股的管嘴是安了單向閥門,所以在肥皂液被灌進媽媽屁股後不會產生逆流,全部都留在了媽媽豐滿的屁股堶情C 

儘管媽媽在以前主人的手下也常常被灌腸,但此次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而且還是被一個年僅10歲的小男孩灌了腸,給她造成的打擊是無以倫比的,很快媽媽的直腸就被肥皂水給灌得滿滿的。 

在屁股堛澈K意越來越強的情況下媽媽緊咬住嘴堛滲}布團,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這時村長又拿出一個褪了殼的白嫩的雞蛋,在拔出媽媽屁股媞瑆L的同時用雞蛋堵住了***屁眼,再稍稍加力,只見雞蛋就慢慢消失在了***屁股堙C 

本來便意就很強烈的***直腸又被塞進了一個體積不小的雞蛋,更增加了她的痛苦,更要命的是雞蛋根本起不了肛門塞的作用,由於雞蛋外面光滑,媽媽不得不更加努力憋住肛門。 

接著村長對場下的村民宣佈:“這淫婦的屁眼媢L一會就會把這個雞蛋噴出來,誰搶到這個雞蛋,今晚這個蕩婦就交給他處置,規矩和拋繡球一樣。” 

台下又是一陣歡呼。媽媽聽到這話嚇得幾乎昏死過去,這些人竟然把女人的痛苦當成樂趣,但是隨著媽媽屁股的漸漸麻木,媽媽也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少時間,出當眾排泄的醜是在所難免了,只能希望能讓一個心地好點的人撿到自己屁股堛熙o個雞蛋。 

過了兩分鐘不到,一個白乎乎的東西從***屁股堶惜@點點擠了出來,台下一陣騷動,紛紛往台前擠,媽媽已是滿頭大汗,終於噗的一聲,一個白色的東西隨著一股白色液體被噴向台下的村民,***羞恥心和自尊在那瞬間仿佛被丟進了十八層地獄,台下的人們在爭奪著從媽媽屁股媦Q出來的雞蛋,臺上***屁股媮棖偃凰艡穧a噴出白色的肥皂水。 

很快一個粗壯的男人拿著那個沾滿媽媽腸液的雞蛋走上台來,媽媽一看,竟然是他!!!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台北,由台灣18成人網重新編排

台灣18成人網 - Tw18.com
http://www.tw18.com

18 禁,成人電影,做愛,情趣,一夜情,18 成人,愛愛,免費成人影片,台灣18成人,成人小遊戲,sexy,打炮,裸體,微風成人區,免費成人片觀賞,18成人avooo,成人漫畫區,成人影音,成人貼圖

線上即時人數